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谷歌发布廉价手机,你会买吗?

海外新闻 时间: 浏览:47 次

北京时间5月8日凌晨召开的谷歌I/O开发者大会上,谷歌CEO劈柴哥(Sundar Pichai,桑达尔·皮蔡)发布了视觉化搜索、新版谷歌智能助手和Android操作系统,以及谷歌首款廉价版手机Pixel 3a/3a XL。

本届大会的主题依然是AI,基本是稳步的更新,缺少令人惊喜的发布。

2016年,劈柴哥宣布谷歌战略从Mobile First转向AI First,将通过深度学习等技术让产品更加智能。几年之后的今天,AI已经很难带给人惊叹的进步,同时这也意味着AI的市场教育已经相对成熟,并越来越多地应用到生活当中。

更强大的AI,也需要更安全的隐私保护

劈柴哥首先介绍了谷歌核心业务搜索的更新。通过“摄像头+AR”让搜索可以实现视觉搜索,在搜索结果中呈现3D图像。

搜索“肌肉”时,能在结果中看到360度的肌肉3D模型。利用AR技术,现场讲解的谷歌女高管还将一条大白鲨带到了舞台上。

最前线 | AI没惊喜,谷歌I/O大会讲起了隐私和廉价手机

对大众而言,这些并不是常用的案例。于是她又介绍了点餐的例子:使用Google Lens扫一下菜单,就可以显示出餐馆最受欢迎的菜,还可计算每个人应该给多少小费。这在“摄像头+AR”之外还融合了大数据能力。

目前,Google Lens已支持包括中文在内的十几种语言。谷歌高管称,将尽可能压缩其成本,让35美元的手机就可以使用这个功能,这意味大多数的智能机都可以使用。

另一个例子更能凸显谷歌大数据能力的强大。当你通过Duplex订车时,大部分数据都能由手机自己填写,通过了解你的行程,日历,邮件和个人偏好,手机知道你要去哪里,以及要订什么样的车。

随后,谷歌发布了新版的语音助手,将应用于Duplex、下一代的Google assistant和车载智能系统等,并将会出现在下一代Pixel手机上。

现场演示中,对着手机快速说“打开相册”“设置定时”时,可以流畅地打开各种APP,不用先说唤醒词“hi Google”,还能快速把语音转化成文字,并兼容多个应用和连续对话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些可以离线状态下使用了。

在多数场景下,对着手机下指令尤其连续说话还是显得有些奇怪。但这对渐冻人这样的患者却是个天大的福利。仅仅通过一个表情,它就可以理解你想表达什么,然后变成文字与人交流。

当然,AI越强大,用户对隐私安全的担心也就越强烈。苹果CEO库克经常讽刺谷歌、Facebook拿用户数据来获利。于是,谷歌也开始强调对隐私的注重,用户可以精准选择自己的隐私设置,控制自己的信息流向。

支持折叠屏的系统,还有首款廉价手机

安卓10.0版本Android Q如约而至,劈柴哥介绍新系统时提到两个关键词“隐私”和“创新”。

提及隐私保护,劈柴哥表示新系统有50多个功能来保护用户的安全和隐私。比如,在设置中添加了更多隐私选项,隐身模式也从浏览器扩展到地图应用上,保护用户行程不被泄露。用户还可以选择个人信息是否保留在云上,以及保留多少天。此外,用户还可以设定使用每个应用的使用时间。

创新之处则在于对折叠产品和5G网络的支持,以及新增的“专注模式”。这种模式可以屏蔽掉一些功能和应用,当你不想被打扰时,可以开启“专注模式”,就不会再接受到这些推送、通知。这个功能将在秋季上线。

当然,最受关注的还是谷歌首款廉价手机3a/3a XL。

最前线 | AI没惊喜,谷歌I/O大会讲起了隐私和廉价手机

Pixel 3a/3a XL

从一代开始,谷歌“亲儿子”Pixel手机(最初发布时)起售价从未低于649 美元,一直是不折不扣的高端机。这一次陡然降到了399美元(折合人民币2703元),开始走亲民路线。可能谷歌终于意识到不发中端机,永远难以跻身一线手机厂商的行列。

从2016年开始,Pixel手机每年10月发布,每年更新一次。这是首次在5月的I/O大会上发布。这款手机无论发布时间、定位,都与苹果的SE有些类似。

3a系列共有黑、白、紫三种配色可选。功能配置上乏善可陈,延续了Pixel 3代的Titan M安全芯片、USB-C接口和18W快充,以及被吐槽的“单摄”。虽然谷歌算法一流,可以弥补单摄的缺陷,但后置双摄已非常普及时,谷歌的“万年单摄”不免让用户失望。

除此之外,谷歌还发布了另一款硬件Nest Hub Max。这是一款带屏的智能家居设备,屏幕上可显示家里温度、湿度、门锁状态等。售价229美元,将于夏季上市。

这款产品通过摄像头可以识别家庭成员,并为他推送相关的信息,比如男主女主的日程。放到不同位置也有不同的用途,比如放到厨房里就可以显示菜谱。用户离家时还可以监测家里的情况,发现陌生人时会及时向用户发送提醒。

总体而言,这是一次小幅升级的发布会。产品依然值得期待,但并不惊喜,技术依旧领先,但看不到大的突破。谷歌的AI First已经进入了“深入区”,不容易再掀起大的波澜了。



人是奇怪的。有些对别人很无所谓的事物,于自己却显得珍贵而且美好得不可思议。大概这和一个人的特殊心路有关,与其天生的敏感体质,生命类型,某个岁季的精神气候有关。


邓丽君,一个吐-周末特刊:永久的邓丽君我深深喜爱的名字。我在任何时候都愿意充当她的报幕人:《小村之恋》,《在水一方》,《山茶花》,《独上西楼》,《再见,我的爱人》,《你在我梦里》......丝毫不会为公然赞美她而羞愧,更不惮被那些“阳春白雪”的音乐士大夫所嘲笑。


为爱而生,为爱而死。她的使命是在一个普遍淡漠爱的年代里表达爱情。她的事业是让一抹黑衣女子的背影走过男人的窗外......





在单身的夜晚,在寂寞雨天,在合书小憩的午后,她的歌声从遥远的海岛踏雾而来,像颤动的丝绸,像袅袅皎月,像荷叶露珠,像飘逝的一叶扁舟......


不错,太甜了。但并非所有的甜蜜都堪称“甘美”,并非任何一种姿色都闪耀着泪光,含着颤抖的蕊。她是甘草和秋露的甜,苦难之夜的甜,不dc电影加糖的甜,荡气回肠的甜。不错,她太烂漫,甚至称得上轻婀与摇曳,但在一个绝少烂漫的灰色年代,一个黯淡而不见生动的枯槁岁月,这摇曳曾给人带来多么大的惊喜和闪光......


其实,任何一个懂她的人,都会从甜中品出那吐-周末特刊:永久的邓丽君份深藏的苦艾,从清冷和幽怨里读出那分善良与洁白,这正是我最感动的东西。一个妩媚的女人,一个易受伤的女人,一个欢颜示人的女人......却纤尘不染,一点不浑浊,不憔悴,不萎靡--多么珍贵!



 


她适合离情伤势怀旧,适于游子的望穿,适于无眠灯下的昏黄,适于雨滴石阶,人在窗前的孤独......她是疾病时代的健康。恋爱里的恋爱。你我中的你我。


“邓丽君”,她使自己的名字听起来仿佛一曲词牌。凭歌声,凭她那如诉如泣的颤音,那深涧流瀑的心律,我断定她星光般的美丽。


她纯洁的永远像春天,像蝴蝶。躲进她的歌,就像躲进姐妹的长发,躲进母亲的旗袍里。


不必羞愧,不必。


有那么几年,每临深夜,我的功课即带着耳塞,躲在被窝里听收音机。一个频率,或许是台湾吧,每逢黄昏的某个时分,总会播放她的歌,片头片尾都是。很多时候她是用粤语唱的,虽不甚懂,但对我来说,她已成了一道和月光,大海,思念......有关的女性背景。


我想,或许有一天,她会到海的这边来,带着她的长发和旗袍。


如果没有遇见你


我会是什么样?



可,就在那一个深夜,1995年5月9日,大约凌晨1点钟,一个滚雷突然炸响:一带歌后猝然辞逝,泰国清迈......当晚的那档节目,全被一种黑天鹅的气息覆盖住了。她的歌,她的笑,她的柔软,她的耳语,她独特的颤声......


邓丽君邓丽君......


一部嵌进我身体里的柔软。一个我听了多年的女人。


她被上帝接走了。永远的“在水一方”。永远停在了海的那边。


如今,我怀念她,就像怀念逝去的青春和发黄的日记。就像怀念前世生生死死的爱人。


不羞愧。一点不。


我在无数场合听过有人唱邓丽君的歌,那些我黑夜再熟悉不过的词牌。亦无数次听见身边有个声音:“庸俗!”不错,是庸俗。很奇怪,为什么同样的调子,换了张嘴就成了庸俗?就像不是从生命而是从肚子里发出来的?但我想,若这指责是冲着邓丽君,我一定会愤怒,给他一拳。或者,那时我会把庸俗理解成一个很高贵很美好的词......



PK



有年冬天,在北京,一间酒吧,朋友在向我淡淡的介绍一对朋友,他指着女子说:“就是她,大陆唱邓丽君最好的,曾有人拿她的歌做盗版......”我一惊,很用心的凝视那个女子。的确,她很像我记忆中的邓丽君的模样--精神模样。自始自终,她几乎不开口,只有气息,很安静很清淡,黑夜中薄荷的气息......后来,那女子应邀唱了一首,我深深震颤了,这是我第一次听到邓丽君的歌声由一个大陆女子的身上飘出来。不,不是模仿。她源自一具鲜活的青春的躯体,自然的,就像月光从海面升起那样。


那个阳光还算灿烂的下午,我的确感受到了一股来自当年黑夜的潮涌,一股角落里的苦艾的沁凉。感谢她。我相信朋友的话,邓丽君是一个密码,而她天生理解这个密码,所以很本色就唱出了她。其实,她只需唱出自己就够了。


她们是生命的同类,精神的姐妹。


走出酒吧的那一刹那,我被邃然刺来的阳光吓了一跳。闭上眼,我想起了我的收音机。它已经很老,退役多年了。



你让我觉得,面对这个世界只是观看而不试图去理解,是种莫大的浪费。——陶立夏《如果没有你》



吐-周末特刊:永久的邓丽君